飛鹿言情小說網

重生之百轉千回的命運 第十八章:小強精神

  銀淺雪對父母的感情都很淡,因為在現代社會她是在福利院長大的,不過如今聽到父親母親的稱呼還是會覺得心中很歡喜。

  這樣復雜的家境,她寧可不要。

  為什么不能一生一世一雙人。

  那么多夫人,最后害死的不還是他喜歡的母親嗎?

  “小姐…”云珠不安分的看著銀淺雪此時的表情,感覺她整個人都冷冰冰的:“你還好嗎?”

  銀淺雪反應過來,嘴角稍稍上揚:“沒事,我能有什么事情啊,只不過是最近心思有些重。”她還是很不適應,在這個陌生的大陸里,她有些彷徨,不知道自己的來處,也不知道歸期。

  人最害怕的,就是忘記,所以才會有記憶啊,如果一個人,忘記了自己的過去,也忘記了自己的未來目標,那么和行尸走肉又有什么區別。

  “那我去給小姐做安神湯。”

  云珠一直在銀淺雪面前是那種十分快樂開朗的模樣,銀淺雪也就不再想那些虛無縹緲的事情了,人都要活在當下。

  “咚咚咚!”

  敲門聲響起,在銀淺雪的這個別院里沒有那么熱鬧,只有云珠和她兩個人,銀淺雪就自顧自的走到了別院門前,打開大門,才看到是銀傲天那雙帶笑的眸子。

  他的手中還拿著一個書簍,銀淺雪示意銀傲天先進院子里。

  銀傲天明顯一愣,不過隨即是釋然,對身后的傭人們點點頭:“你們在這里等著吧。”他邁著矯健的步子走到了院落中的亭子旁隨意坐下。

  “小妹若是哪里不懂,或者是需要什么書的話,隨時可以來找哥哥的。”銀傲天說著話,嘴角稍稍上揚,他對自己更是自信滿滿。

  銀淺雪卻覺得有些不太舒服,縮了縮脖子后喊了聲云珠:“云珠,你的安神湯要做兩碗,大哥來了。”

  “是!”

  銀傲天四處看了一圈:“你這里還真是比三年前寂靜多了,之前我記得你的別院是最熱鬧的啊。”銀傲天上一次見到銀淺雪的時候還是在三年前。

  這三年中他一直都在鳳凰古城的其他四國中游歷,記載其他四個國家的地形和山川河流,整整三年,他依稀記得三年前之所以離開是因為銀淺雪那自信滿滿的模樣,還有她壓過了他的鋒芒。

  三年前的紅豆國,世人只知道銀家有一個五小姐武力值超強,年紀輕輕就已經入了靈氣,要知道絕大多數人就算耗費了半生的心血,都不能進入靈氣階段。

  人的修為隨著天分和努力一起增長,在這片大陸中,評定每個人能力的關鍵是武力值,武力值從低級到中級到高級在到正高級。

  低級分為三個階段,分別是:靈、者、戰。

  在紅豆國這樣的邊境小城,最厲害的要數女王,女王是戰。

  而如今的銀淺雪,雖然生在世家,可卻連靈氣都絲毫沒有,自然沒有人肯對她信服啊。

  “過去的往事,就不要再提了。”銀淺雪給銀傲天倒上一壺茶,她并不知道三年前的她到底有多威風,可云珠也多少和她講過,銀傲天當初是背井離鄉的獨自離開,現在忽然回來還不知道是為了什么呢。

  “過去,淺雪妹妹最喜歡穿紅衣,而且最喜愛彼岸花。”

  銀傲天抬腳走到一旁的花園里,被他這么一說,銀淺雪這才注意到,這片花園里滿滿的都是彼岸花,有的花已經開了花苞,那隱隱的紅色,讓她有些驚愕。

  “但是現在。”

  銀傲天瞥了眼銀淺雪身上的淺紫色衣裙,確實是有些奇怪,可能是三年后她的性格有些變化。

  “以前我是喜歡花,但是我更喜歡會結果的樹。”銀淺雪轉頭看向了彼岸花旁的青杏,她確實是忽略了,如今的她和銀淺雪之前的性格完全不同。

  若是有心的人,恐怕會和銀傲天一樣,這么懷疑自己的。

  只是失憶,怎么會連自己的喜好都變了。

  銀淺雪說著話,還在樹上摘下了一顆青澀的杏,直接咬了一口,酸澀的味道充斥著她的口腔,她為了讓自己記住。

  生活不是只有甜的味道。

  “那改日哥哥在過來。”

  銀傲天大手一揮,然后直接離開了銀淺雪的別院。

  微風陣陣吹過,銀淺雪一把撩過被風吹散的頭發:“云珠,你的安神湯呢!”她口中酸澀的難受,只能找云珠去要安神湯。”

  云珠皺著秀眉:“小姐,您沒事吃什么酸杏啊。”云珠對剛剛銀淺雪的動作都看的清清楚楚的:“你之前是最討厭酸的了,之前這棵樹就是大少爺送過來的,你說你煩,于是就種在你最喜歡的彼岸花旁了。”

  云珠的一席話,讓銀淺雪的腦袋嗡嗡作響。

  剛剛她說喜歡會結果的樹,我的天啊。

  銀淺雪恨不得現在就鉆到地縫中去,這叫她如何是好啊。

  “我!”

  畢竟是自己說的話,也不好在為難自己。

  “五小姐。”

  銀淺雪在懊悔中,就聽到一個家丁叫著她的名字,于是只好等待他接下來的話。

  “什么事情。”

  “老爺說,小姐的院子想要叫什么就叫什么,但是銀家沒有多余的材料做匾額,至于匾額的材料小姐自己去找,也順便自己去做完掛回來。”

  家丁一口氣說完,然后就灰溜溜的跑開了。

  “什么?”

  銀淺雪差點被家丁的這句話嗆到,她萬萬沒有想到這個家丁竟然會這么說話。

  “小姐,老爺這是故意的和您置氣。”云珠已經習慣了三年,這個院子冷冷清清的三年了,之前銀淺雪還能和她說說話,后來就是一直去銀海,每天都要去。

  只有如今才好些。

  “我當然知道他是和我置氣,而且還是故意的。”銀淺雪按捺住自己焦慮的心情,就知道這個父親道道是最多的。

  “唉,真是讓我汗顏。”

  銀淺雪甩甩腦袋,既然兵來將擋,水來土掩。

  沒有什么能難得到她這個對古往今來都十分了解的高材生。

  “汗顏?”云珠被銀淺雪這個詞語弄的很迷糊:“小姐,什么是汗顏啊?是什么顏色?”

  飛盧小說網 b.faloo.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,優質火爆的連載小說盡在飛盧小說網!,
上一章  回目錄  閱讀下一章
(按左右鍵翻頁)
重生之百轉千回的命運書評:
黑龙江时时彩开奖时间